絕玦玉也滿。

_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_正在文艺少女期。我猎奇我开心。

【叶喻】惩罚游戏·上

全职高手叶修×喻文州同人【惩罚游戏】


时间线设定世邀赛期间


短篇,暂未完结


ooc有,战斗描写有


《叶攻召集令》活动文


置顶求下小蓝手和小红心!!!谢谢小天使们!!!

————————————————————

惩罚游戏

 

文/卿衿

 

Chapter One————————————————————

黄少天在训练结束后瘫在靠背椅上,一会儿瞪叶修一会儿瞪他大蓝雨的队长。但是这样的视线攻击并没有起到什么用处,于是他只好翻出手机,集一腔愤恨发了一条微博:

 

黄少天V:@叶修 靠靠靠拆队友训练叶修你怎么不上天!!!你怎么不把老王张新杰肖时钦和队长分一组呢你!!!@喻文州 队长队长你……队友爱呢!!!

 

喻文州的手顿了一下。刚做完训练大家都在休整,显然他也是闲着没事儿儿看着手机,正好微博艾特中瞧见黄少天一张满是“!!!”和“靠靠靠”的长图,顺手转发:

 

喻文州V:少天怎么了?//黄少天V:@叶修 靠靠靠拆队友训练叶修你怎么不上天!!!你怎么不把老王张新杰肖时钦和队长分一组呢你!!!@喻文州 队长队长你……队友爱呢!!!

 

黄少天下意识的一抬头,正撞上喻文州朝向他这边投来和善关切的目光,伴随他一贯持有的温润笑容。接着黄少天手一滑,手机结实地摔了一下。

 

这都是套路。一堆心脏。

 

黄少天一整个周末脑子里都在过这句话,还是无脑循环,根本停不下来。

Chapter Two————————————————————

事情起源于世邀赛期间每周一次的特殊训练。因为这次世邀赛中国国家队并非主场作战,到了苏黎世就怕谁临时出了身体状况无法上场,于是大家一致决定每周末下午进行一场特殊训练,队伍随机分配,打的倒不必很严肃,一是放松二是磨合作用。轮空的1人做数据监控,而分组问题则是由叶领队负责。

 

结果第一次特训就出了不少的麻烦。

 

A组,黄少天。B组,喻文州。

 

统共国家队里就三组队友,这就算是拆了一对了。兴欣和霸图的还算好运,是分别被放在了AB两组。剩下的人不负责任的就着爆点开始起哄:

 

“得得得这局先别打,擂台单挑一场先!”

 

喻文州倒是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发,只是笑。黄少天一看分组结果立马炸了,拍着桌子冲叶修嚷嚷:

 

“老叶你什么意思!挑拨离间啊你你绝对成心的!有本事你把你自家的拆了……啊……”

 

黄少天自动消音了。

 

叶修叼着根没点着的烟,把自己电脑的显示屏扭过来。屏幕上显示的的确是那种简易的网页抽签小软件,分组名单写的很清楚。特别是不知道为什么身在异组的喻黄二人还都被标出,在深色网站背景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扎眼。黄少天再没话可说,只好在嘻嘻哈哈的起哄声中带着一肚子气进入游戏。

 

这次选图的地势比较复杂,远程角色其实会发挥更大的战术作用。然而喻文州稍作思索后还是把突破点放在了看似并不是很能打的开的几位近战身上。这次B组全权由喻文州负责,他的声音向来不温不火,遇敌时稍显清冷的声线正下着简洁的指令:

 

“先集火推夜雨声烦和一叶之秋。”

 

B组的战术安排很明朗,一枪穿云和百花缭乱两个枪系非但没有被密集的丛林干扰,反倒是愈加如鱼得水,正面硬攻一叶之秋的同时还牵制住了不远处的生灵灭。风城烟雨站在高处,原本是在和沐雨橙风对轰中略处下风,但下方A组的战况实在是过于紧张,沐雨橙风不得不让出这个高点转而支援队友。奈何B组石不转也刚好到阵,风城烟雨因为树木的遮蔽作用地图炮开的更是肆无忌惮,强杀了一叶之秋后B组立马转火,几秒后残血的生灵灭血条迅速清零。此时AB组队员都因这场激烈的对攻战急速赶来支援,所有人都以为最后决战就是在这里了。

 

不对。频道有点儿安静。

 

黄少天的垃圾话怎么停了?

 

还有B组频道里,喻文州的指挥也停了。

 

在看看四周,AB组发现他们各少了一人。

 

黄少天。喻文州。

 

在场的人都有点儿发懵。直到B组频道里跳出张新杰的指令:

 

“救索克萨尔。”

 

B组停火撤走,而A组立马追上,火力牵制。看起来似乎是牵制住对方的回援夜雨声烦就能轻松拿下索克萨尔——这好像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毕竟面对贴身对打喻文州一向应付不及。

 

突然公共频道里出现了风城烟雨一句吐槽:

 

“都着什么急!安心打对攻吧,那边不需要你们操心。”

 

随即百花缭乱的出现以身证实了楚云秀那一句并非只是吐槽,那是真话。刚刚百花缭乱率先突围前去支援索克萨尔,谁知道A组还没来得及担心他就自己回来了,站在石不转身边的时候张新杰问他怎么回事,张佳乐叹了口气:

 

“我在那边就是个多余的。然后我就回来了。”

 

事实就是喻文州在牵制黄少天的过程中稳住了。蓝雨的两位单挑,其他人混战,场面竟然异样的和谐。直到双方主力打到晚期黄少天才赶来加入战局——他的血条还很丰满,但是二打四对方还是带牧师,这样的局面A组完全没有胜算,黄少天再奋力也终归于事无补。

 

当几台显示屏上出现“荣耀”的字眼时黄少天差点没把鼠标摔了。离他最近的肖时钦第一时间表示了慰问:

 

“什么情况?”

 

黄少天满脸阴沉,恶狠狠的磨着牙,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心真脏!!!”

 

叶修瞟了黄少天一眼,挑嘴角笑了笑。他完全无视了一群凑在他身旁想要调出录像一探究竟的家伙,关了电脑若无其事的站起身:

 

“第一次特训,自己找找问题。用不着我多说,有时间再统一复盘。各自回房休息吧。”

 

“这玩意还要复盘啊老叶你这回绝对是成心的!!!”

 

一时间国家队里吵开了。无非是黄少天正舌战群儒不愿意再回顾刚才的经历,好好的训练室硬生生发展成了跳蚤市场。叶修跟着嘲讽了几句,接着绕到喻文州身后低声叮嘱了些什么后径直出了门。而喻文州则是一派波澜不惊,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叶修附在他耳边吐出探穿他整个人的几个字:

 

“怎么回事?”

Chapter Three————————————————————

喻文州看着窗外。苏黎世的夜晚一点儿也不璀璨,不像国内每个夜晚都热闹的灯火通明,安详静谧的正好。看表算了时间,他转身去开门。

 

门口是还没腾的出手敲门的叶修,他正脱着被浇了半湿的外套,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势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喻文州指指里侧那扇巨大的落地窗:

 

“从你拐进大门之后开始算了时间,约莫这么久。”

 

“很有张新杰的作风啊。不过我问的不是这个,”叶修长袖外套里只穿了件白色T恤,房间内22℃的冷风激他打了个哆嗦,“文州你借我件干衣服穿呗?”

 

不等喻文州回答叶修就自觉地翻出一件深色格子衫披上身,面朝下扎进团子抱枕堆里,声音慵懒而含糊不清:

 

“隔天还你。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从今天早上你说那几个字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肯定看出来了吧?”喻文州凑过来,自然的坐在他身边,腔调带笑,是那种容易引人心里发痒的笑意,“所以现在你来找我干嘛?”

 

“啊对了,”叶修闻言翻身坐起,拽回正被放在空调机的出风口烘干的外衣,从口袋里拿出一盒还没有拆包的纸牌,冲他挑挑眉:

 

“玩儿UNO吗?”

Chapter Four————————————————————

“你会玩儿UNO?”

 

喻文州有些惊讶。他知道UNO是源于夏休期苏沐橙在职业选手群里的安利,据说这是玩的差友尽玩的好烧脑的一个游戏,他其实挺感兴趣,然而除Auto外并没有人愿意陪他玩——和喻文州打牌简直是作死。

 

今天倒好,棋逢对手。还是关底Boss。

 

喻文州哭笑不得地看着叶修拆包洗牌:

 

“你就为这个淋了雨?”

 

“多大事儿,又没几步路。”叶修毫不在意,“谁坐庄?还是抽牌拼点?”

 

在和喻文州说话的同时点数结果也出来了,喻文州黄色9力压叶修的蓝色6坐庄。二人随即各取牌,一张红色3开局。

 

叶修甩腕撂下黑色Wild牌:

 

“绿色。”

 

开局就被用出功能牌让喻文州有些无奈,颀长白皙的手指夹住牌堆上第一张牌:

 

“叶神挺狠哈?Skip。”

 

叶修歪在床头看喻文州考虑下一步的走法,这个人沉思的样子总是特别好看。好久之后他才想起来自己过来可还有着公事,跟着开局之前的话头补充了一句:

 

“你想着怎么出牌的同时可以如实交代一下了。”

 

“哪有你想的那么多?”喻文州右手把玩着要出的那张牌,一不小心脱手——Draw-2轻飘飘落下,“以前总是在说张新杰的时差该怎么办,现在我倒是先出问题了。”

 

叶修突兀的打断他:

 

“别那样子扔牌,好好的放。用手夹着摁下来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

 

迄今为止从喻文州的表情到话语的情绪叶修还没有看出什么破绽,就算这家伙的目的已经这样昭然若揭喻文州也尤其的坦然,拾起飘得略远的纸牌放在了弃牌堆上。

 

“太用力了,你放松一点。”

 

随后叶修又改口:

 

“算了你手伸给我看看。”

 

喻文州的右手骨节分明而修长,他肤色本来就白却并非苍白,而是白净得带些象牙色,十分衬他整个人,显得和煦文雅。很多人会觉得喻文州如此温柔斯文的样子与暗夜系的术士并不相符,但叶修倒觉得术士的形象也很适合他。

 

“我知道了。”

 

叶修故意抬起眼冲他笑,发现喻文州的淡然模样丝毫没有会因这句话破功的迹象后顿觉无趣。他再次端详了喻文州——的右手好一会儿,久到喻文州心里都有些发毛。他刚打算提醒叶修其实现在他们还在打着牌的时候,叶修毫无征兆的撤去了托住他右手的牌盒。

 

“果然是这样啊,”叶修的声音颇为感慨,“这可不好处理。”

 

喻文州一言不发。他只是看着自己滞留在空中的那只手,那只本应能够稳稳握住灭神的诅咒引导法术爆裂血花飞溅的手正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动着。

Chapter Five————————————————————

下午那一场特训中,大家都好奇喻文州怎么以一己之力拖住了黄少天。

 

其实这种局面的形成并不是黄少天的错。的确,夜雨声烦在面对任何一位职业选手时都起码能有牵制的能力,但这仅限于面对自己所熟悉的对手。这位荣耀第一机会主义者其实根底十分冷静这一说向来是被圈内认同的,他在与陌生角色对峙的时候可是绝不鲁莽。

 

问题是今次这个人他太熟了,六个年头来连全明星赛上都没有被拆分的一对组合,他熟喻文州,喻文州也就熟他。然而这次的对战中他竟然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完全跟不上索克萨尔的节奏。

 

这种问题无关手速,而是长期的默契度作祟。黄少天习惯的是平常的索克萨尔,他知道喻文州喜欢在大招后面接什么攻击,他也知道喻文州在被锁定为攻击目标后会怎样借助地形掩护撤走。当喻文州强硬的法术铺天盖地轰过来的时候黄少天愣了一下,心说不对剧本不应该这么写啊难道不应该是我追着他跑么……结果就是这么一愣,再回神就看不见索克萨尔了。

 

长达五分钟的时间内黄少天就是处于这样一种诡异的状态下,应对变了一个套路的索克萨尔他总是慢上半拍。这种情况比当年刚和君莫笑交手更加糟糕,以至于后来他已经想要放弃转而参与那边团队的战斗索克萨尔竟然主动出来拦截。等夜雨声烦终于找到近身的机会,对方就向丛林的方向撤退。在这五分钟内索克萨尔并没有对夜雨声烦作出很多有效杀伤,但是只要喻文州能完成牵制任务B组就可以确保胜出。

 

“我觉得少天那时候能忍住不和你打配合真是不错。”

 

叶修满脸真诚的对并不在场的某人提出了口头嘉奖,接着出了一张黄色Reverse。

 

黄少天赛下一厢情愿的以为喻文州就是针对他连一直以来的战术习惯都给改了,哪知道喻文州也是无奈之举。那天他端水杯都晃,只能靠加力来保持右手握鼠标时的稳定性。用力过大极易造成手部酸痛,如果不是他提速场面恐怕还要再胶着个三五分钟,那时候喻文州的操作破绽就会很明显了。

 

“这种问题该怎么办?你想过原因没有?”

 

叶修因为刚才的Reverse正打算出下一张牌。其实现在他要同时想三件事情,自己怎么出牌对手拿的有什么牌和喻文州这个手的问题到底怎么处理。最终他决定把自己手里唯一的一张红色打出。

 

“正巧。”喻文州笑眯眯的夹着一张红色Skip向着叶修摇啊摇,“我自己也不大清楚。大概是因为不怎么出国……水土不服?坐瑞士这边国内航班的时候就不是很适应,耳鸣到有些痛。”

 

“下周小组赛能出场么?”

 

“看情况吧。如果需要提前排出名单的话就不要算上我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雨滴一点点融合覆盖聚成股下流,像是在抹去一场惊魂噩梦。

 

“幸好回来的早,”叶修突然俯下身子去撩开喻文州过长的刘海,强迫喻文州那对深邃却不黯淡的眼瞳与自己对视,“你哭啦?”

 

“怎么会。”

 

喻文州抿着嘴角笑开,连带着眼角也弯弯的。他的眼睛里丁点儿雾气也没有,澄澈的光和幽暗的海交织成幻境,没有过分炽热或冷峻,是很让人舒服的颜色。

 

“干嘛笑成这样?”叶修却是皱了皱眉,空出一只手来挠他,眼见喻文州差点儿倒床底下去才罢休。

 

“这么笑才好看。”

 

喻文州被叶修闹得受不了,笑的有些抽筋,缓了好一会儿才费力直起身来。结果刚刚坐正就感觉叶修的那只手在他头上覆了下来,还揉了两揉:

 

“赶紧抽牌,我出了Draw-2。”


TBC.

————————————————————

wodema找到时间发了!!!开心!!!

一模成绩很差qwq求安慰下,以及禁网是真的了QAQ我尽量找时间……还剩一个月就解放了!!!

虽然只是上……本来没想写很长,但是发现开头还没进主题就已经2000+了……宝宝心里苦……

改了一下文风,在前半段只描写动作啊一方面的,心理和情感什么的放在后面。可能会是一种新感受?我文风自己都觉得很奇怪orz

这不是喻黄!!!也不是叶黄!!!叶喻Only!!!啊为什么我自己都不信(抱头哭

这回的ooc简直了叶喻主们不要打我qwq还有最后摸头杀,叶黄是比较常有的。但是我要说的是喻文苏也就是比少天大半年喔?也是小我叶三岁的orz所以请不要雷这个梗……

个人平常不怎么玩儿网游,Dota2啊DNF啊都A了,本来就是手残(哭唧唧的我)基三的话现在是风景党了。所以游戏那一段请大家不要认真,以及出现BUG的话请一定告诉我!!!

至于文中提到的UNO,真的蛮好玩儿的23333规则什么的麻烦大家百度下,因为我个人玩儿的……超差……次次输啊……

以及那个国内航班的问题呢,其实是因为当时去美国我们东部飞西部的时候感受到的。我坐美国国内航班的时候真的很难受,不是耳朵被堵的感觉而是耳膜要被撕裂的那种疼痛感,下午坐飞机晚上还没缓过来……内心极度的崩溃。至于瑞士有没有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类推了一下而已orz或者不是航班而是我自己的问题……?

最后表示期待回复qwq以及因为这个是《叶攻召集令》的活动文,所以希望小红心和小蓝手可以多一些……麻烦首页小天使们惹阿里嘎多!(鞠躬

评论 ( 2 )
热度 ( 107 )

© 絕玦玉也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