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玦玉也滿。

_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_正在文艺少女期。我猎奇我开心。

【双关】洗净蒙尘

cp:关宏宇/关宏峰      斜杠有意义

 @久啊酒 的点文

上学期间放假赶出来的,质量差字数少很抱歉了QAQ

爱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1.

关宏峰看向窗外的时候,雨没有停。六月傍晚反常黑得狰狞,落在窗沿的雨似乎直接砸进了他心里。

 

这场雨太糟糕了。第一现场的所有痕迹几乎都被洗刷干净,害的全长丰上下跑了那片荒地七八次,靠着现场那盏家用应急灯的销售记录和作案时间对应才揪出嫌疑人。刚才周巡打电话让他回趟队里,说是嫌疑人打死不招,他连草草敷衍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关宏宇摁了电话。

 

现在他的确没有富余的精力和周巡谈案子。他的大脑正处于极度的灼热,好不容易拧成一条绳的线索轻易被打散成了满天星,看的见光溯不清源。他不得不强迫自己思考,但出现在嵌合点的头痛次次使他的努力成为无用功。

 

分针指向5的时候他拿出了体温计,在厨房给他倒水的关宏宇远远地探了个头:

 

“哥,多少度?”

 

关宏峰叹了口气,把水银温度计小心装好放回药箱里:

 

“39度1。”

 

2.

关宏峰在进警队之后就没怎么发过烧,满打满算这是第二次。头一次是刚跟案子,那案子不大不小,他却格外出力,在结案的当口蓦地烧起来还硬要撑着,最后笔录缺了三个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他师傅像他怼周巡那么骂。

 

他一直知道刑警大脑清醒的重要性,不爱喝酒就是为了迁就每条神经末销,从那之后更是连保暖都不敢放过,夏夜还穿长衬衫。至于再之后,出了213,一个感冒就要带着另一个一起,难免是个破绽,所幸他看的严,没出过这样的事情。

 

这次呢?

 

关宏峰知道只要他不想,他的思维不会混乱。是什么让他甘愿失去理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然而此时他的思维能力似乎对回忆都供应不足,喝了关宏宇端过来的水和药也没点儿缓解,感觉飘飘忽忽,只记得窗外的雨还没有停。他想问问坐在身边的关宏宇周巡审出什么没有,现场是不是找到了新的证据,甚至问他有什么看法,最后出口却只有一句没有着落的“宏宇……?”

 

他不习惯游离,因此现在才知道他游离的时候想的都是关宏宇。

 

“诶,哥。我给你说啊,你现在少想周巡少想那什么案子,喝完药睡会儿,人都扣住了又不在这一时……”

 

关宏峰在听完他的话之前放空了一切。他知道浑浊是对欲盖弥彰的最好注解,却在这雨里连身处浑浊都一并忘了个一干二净。

 

3.

关宏宇本来张罗着今天搬走,前脚骂着下雨天后脚就见了他哥湿淋淋地站在门口,背人进屋的时候骂娘的对象成功从天气转到了周巡。

 

他给关宏峰换了干衣服,把人丢到床上塞进被子里,买了药又打算带着他哥上医院,结果他哥非但不去医院还惦记着审讯,气得他直接摁了周巡的电话。过了会儿测出体温,关宏峰自己轻飘飘的好像没当回事儿,他对着紧蹙眉头显然是在和乱成糨糊的大脑作斗争的那人发着愁:

 

“我的祖宗,您查个案子就淋这么透?”

 

看关宏峰好像没听见,他端着药和热水走到他跟前:

 

“39度1啊哥,咱就把那案子缓缓,上趟医院行吗?”

 

他哥靠着床头把药喝了又躺下,没答话。关宏宇没办法,只是坐他边上盘算着,是不是12点还得把人叫起来再喝一次药。后来听见一次他哥叫他,他赶紧应声,他哥倒是连他的话都没听完就睡着了。

 

关宏宇看看睡着的关宏峰,发着烧睡着了的关宏峰,这会儿他哥真是比平常有人味儿多啦,不拧着眉头不绷着脸,脸上的疤痕都快弯成了温柔的月牙。他挺气关宏峰没照顾好自己,却又悄悄庆幸过这么照顾他哥,结果把他自己纠结的没脾气,对着他哥轻轻地叹:

 

“我说哥,谁值您烧一39度1呀。”

 

他又回神过来,想想背关宏峰进门时他哥把整个人交付给他,接水杯时下意识地握住他的手,在他的声音里睡下,好像有什么被沉重枷锁锢住的头一次在心里四散浸透,于是他又更深的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哥,你不想我走可以直说。”

 

他曾一度以为荒唐而悖逆的无果感情竟然是这样得到肯定,他简直要谢谢这场雨和关宏峰的这场烧。

 

4.

关宏峰站在门口掏钥匙的功夫,关宏宇已经给他开了门。

 

“今儿天不错,案子破了?”

 

“嗯,破了。”

 

他径直走进来,没问昨天门口那堆行李去了哪儿。关宏宇甚至以为昨天他哥是装睡,不过他还是更愿意相信,是那场雨洗净一切蒙尘。

FIN.

就你值这么一39度1❤

清明放假才能回来,到时候补债!

大家四月见www

评论 ( 10 )
热度 ( 82 )

© 絕玦玉也滿。 | Powered by LOFTER